東西問 | 希臘科學家艾維他:為何說傳統中藥對現代藥物研發是一座寶庫?-中國僑網

  • 設為首頁

東西問 | 希臘科學家艾維他:為何說傳統中藥對現代藥物研發是一座寶庫?

2021年09月24日 07:56   來源:中國新聞網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中新社上海9月23日電 題:希臘科學家艾維他:為何說傳統中藥對現代藥物研發是一座寶庫?

  中新社記者 鄭瑩瑩

  希臘科學家Evangelos Tatsis(艾維他)5年前選擇來上海,擔任中國科學院分子植物科學卓越創新中心研究組組長,研究傳統中藥成果,完善現代藥物分子的數據庫。這位希臘科學家為何不遠萬里來中國做研究,且認為中國傳統醫藥對現代藥物研發是一座寶庫?在近日接受中新社“東西問”獨家專訪時,他逐一作答。

  致敬屠呦呦,中藥里能發現更多現代藥物

  中新社記者:中國首位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藥學家屠呦呦多年從事中藥、中西藥結合研究,創制新型抗瘧藥青蒿素。您如何看待她從中藥尋寶的過程?

  艾維他:據我所知,屠呦呦女士從古代中醫方劑著作《肘后備急方》中發現了治療瘧疾的中藥藥方。這本著作可以追溯到公元3至4世紀。屠呦呦追溯這個藥方,發現黃花蒿的提取物有抗瘧疾的效果。

  從有千年歷史的中醫著作中,發現現代藥物青蒿素的線索,之后青蒿素被視為抗瘧疾第一藥物。這一過程太了不起了。這也反映了不管何時,人類都有從植物中尋找到藥物的可能性。我認為,從中藥里還能發現更多現代藥物。

資料圖:中國中醫科學院終身研究員、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屠呦呦。<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韓海丹 攝
資料圖:中國中醫科學院終身研究員、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屠呦呦。中新社記者韓海丹 攝

  研究中藥資源,能發現的不僅是藥物

  中新社記者:中藥由中醫理論指導,用于預防、治療、診斷疾病,并具有康復與保健作用。其中以植物藥居多,有“諸藥以草為本”之說。您為何選擇研究中藥?

  艾維他:傳統中藥對人類是一座寶庫,因為中國傳統醫學是個大系統,廣收博采,科學分類,對中藥資源記載詳實,對療法描述豐富,對不同疾病的作用和不適用情況均有詳細錄入。

  深入去看中藥和這些記錄,不僅能發現藥物,理論上,中藥對現代藥物發展也有重要啟示:

  首先,西藥主張用單一成分,研究其治療作用及副作用;中藥主張綜合用藥,每次用多種成分。由此可見,對于同一疾病,可以用不同的藥作用于身體不同部位,以達到整體療效。類似案例被稱之為“雞尾酒藥物”(綜合多種成分的藥物)。若單種藥物作用不明顯,或許可以從中藥里汲取靈感,綜合提取治療同一疾病但作用不同的多種成分,研制出現代復合型新藥。當然,這需要復雜的研究及高昂的投入。

  其次,可以從中藥里學習“定制化”。中藥很多處方是“量身定制”,這種理念或許會影響現代醫藥的未來走向,實現針對病人個體定制不同處方。

資料圖:中藥師正在忙碌地配制中草藥。泱波 攝
資料圖:中藥師正在忙碌地配制中草藥。泱波 攝

  藥物無國界,人類取其精華

  中新社記者:傳統中醫是建立在幾千年臨床實踐基礎上的診療方法,成書于戰國和秦漢時期的《黃帝內經》奠定了中醫基礎。世界衛生組織2018年首次將中醫納入其具有全球影響力的醫學綱要。您怎么看中西醫藥之別?

  艾維他:我不想以地域或文化來界定藥物發展,因為在生物學的終端,我們都只是人類,是同一類生物。

  在我看來不存在“傳統中醫”和“西醫”的區別,關鍵在于藥物的傳統與現代之別。我們對比的是傳統的、以經驗為主的研究方法與現代的、更重視實證的科學研究之間的差別,無論是傳統中國藥物,還是傳統希臘藥物,抑或是傳統印度藥物。

  傳統中藥對人類是寶貴財富。未來在中國,如果能看到現代藥物中出現傳統的中藥元素,中國人也會很驕傲。但未來要讓世界接受“中國藥”,不僅關乎藥物,也關乎對文化的接納度,這并不容易。

資料圖:北京市一家中藥店內,工作人員在配制中藥。<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 侯宇 攝
資料圖:北京市一家中藥店內,工作人員在配制中藥。中新社記者 侯宇 攝

  加盟國際化團隊,在中藥里尋寶

  中新社記者:2014年,中國科學院與英國約翰·英納斯中心簽署戰略合作協議,5年內共同投資1200萬英鎊建立中國科學院-英國約翰·英納斯中心植物與微生物科學聯合研究中心(CEPAMS)。CEPAMS向全球發布了“英雄帖”,吸引全球頂尖科學家加盟。您為何決定來上海?現在您在中國利用中藥具體研究什么?

  艾維他:中國這些年發展很快。我來中國做科研有三方面原因:其一,我想成立自己的研究組進行實踐,有些實踐在中國更容易實現。其二,中國的科研這幾年發展特別好。其三,中國植物種類繁多,研究資源豐富。

  我們的國際化研究組里共10人。除了中國科研人員以外,還有來自希臘、以色列、巴西、葡萄牙、波蘭的外國科研人員。

  研究組目前有兩個項目得到了上海市政府資助。我們在同英國約翰·英納斯中心合作時,發現了一種具有抗癌作用的分子,未來有可能打開抗癌藥物的研發新方向。這一類分子的應用在中國傳統醫藥中有跡可循,但至今仍未有人系統研究過其藥用價值。

  我印象里這類植物只生長在中國或其他亞洲國家。我們的研究方向有兩個:一是通過植物提取,了解其中具體抗癌的成分;二是如何從基因上利用該植物以獲取更多此類成分。我相信,對“中藥植物”深入研究,不僅可以造福中國,更將造福世界。

  不論希臘中國,醫藥現代化造福全人類

  中新社記者:希臘與中國都是有悠久歷史文化的國度,古代西方國家的醫學體系起源于古希臘。希臘有沒有自己的傳統藥物,又如何走向現代國際化?

  艾維他:我來自希臘,一個像中國一樣有著悠久歷史的文明古國。在古代希臘,人們受到疾病折磨,也向自然界尋求治病藥物。

  我認為最好的藥物來自植物。從古至今,植物被用于治療基本疾病。無論是在文化歷史還是宗教信仰中,我們都能找到植物藥用的痕跡。

  希臘現在不再區分傳統藥物和現代藥物。但我們用的很多現代藥物其實來自植物或傳統藥物。希臘和很多國家都會從古代醫療方法、傳統藥物中尋找線索,助力現代醫療。

  希臘傳統藥物沒有傳統中藥如此系統的分類。中醫的優勢在于記載詳實、歸類系統,有大量典籍、藥方傳承。中國還有豐富的珍貴植物,我希望研究這個“寶庫”并從中發現“潛力藥物”。

  我們并不指望今天開始研究,一年后就可以出成果。這是個漫長的過程。但從長遠看,這類研究有助于人類未來健康,不僅將造福中國人,也有益于非洲、美國、歐洲等其他國家的人民。(完)

  受訪者簡介:

  艾維他,中國科學院分子植物科學卓越創新中心研究組組長,來自希臘,2019年獲英國皇家學會牛頓高級學者基金支持,他在闡明及解析中藥天然產物生物合成的代謝途徑方面具有重要貢獻,在《自然-通訊》等國際期刊上發表論文18篇。

【責任編輯:于淇】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

Copyright©2003-2021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韩国三级电影网站-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韩国三级片大全